密密逢,徐徐归

  从内容上看的话,《人生》算一部很「满」的电影。

  有跨性别的伦子、因为取向自我挣扎的小男孩,也有惺惺作态的邻居、毫无担当的母亲,甚至浅浅地涉及到了校园冷暴力。其实算一个略压抑的故事,讲起来却悲而不哀,有的只是樱花和便当,人物们因为编织和拥抱闪着柔和的光。

  片名直译是《当他们认真编织的时候》,主人公伦子的编织贯穿了整部影片,她在最后变更性别记录前,用毛线织起了108个丁丁在海边燃起,火星从烧着的架子上升腾而起,飘荡转熄,充满了难以言说的仪式感,像告慰又像无声告别。

  日本的各种作品里时常看到社祭的影子,人们在夏夜穿起浴衣,跳舞高歌,燃起烟火。

  评论里都说影片温柔,大多是讲无论是伦子的母亲还是爱人政男,都把她护地紧紧的,母亲在第一次见到Moto时也习惯性地炸起全身的毛,来警告她不要伤害伦子,有些像那句“如果你深爱一个人,你会为他挡下全世界的子弹。”是只希望她能以自己想要的姿态生活。

  友邻短评里有人说“ 希望有生之年能看到「性别」像阶级、国籍等差异一样成为个人可自主选择的自我标签 。”

  选择从来都是奢侈的,对少数群体尤是。但对于大部分人而言,说自己从来都没得选又似乎实在任性了些。

  ---

  再说一点Moto母亲。所以像片中的她,以及《无人知晓》里You饰演的惠子,这些母亲对孩子究竟是否尚怀有感情呢,许是有过的,但也在生活的麻木与难堪里消磨殆尽了,所以才连舍弃都可以这么轻易。

  她们不喜欢孩子,可能也谈不上喜欢自己。看似总在爱情里自我燃烧着、追逐着,为某个男人抛掉一切,而对小孩子来说,意识到“自己也在可抛弃之列”的过程着实残酷。

  片尾Moto哭喊着质问母亲长久以来的失责,母亲吼“我也想啊”,自辩因为不曾得到过关爱就不懂得如何去陪伴和给予。道理是认的,也相信她真心且诚挚,但并不影响观众反感和抵触。

  想到一句别处的话,情境未必合适,但情感大抵是一样的。

  “你看这个人,嘴上说喜欢我,又让我这么难过。”

本文地址//a/tyzxxw/20200713-612.html,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上一篇:医学伦理学的起源和发展 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