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a mer by:赤猿(4)

  孩子气地将脑袋埋进了沙发靠背、扶手、座面所围成的角落里,他毫无形象地蜷起了身子。

  居然在最后一刻……输了?

  他有些不能接受。

  如果这是一场决斗,他已经把罗兰·瑟蒂斯给打得遍体鳞伤了,就差他最后的投降。是谁在他胜利之际,从背后捅了他一刀?

  这种从天堂掉到地狱的落差感,让他胸闷至极。

  看他不声不响地闷在沙发上,部下忐忑地们面面相觑,猜测他是不是气得睡着了。

  “艾贝尔。”就在这个时候,乔舒亚一下子坐了起来,叫了一个名字。

  “是。”一个年轻的黑发男人应了一声,走到了沙发旁边。

  “今天晚上十一点之前,我要知道为什么拉斐尔会出现在这里,以及他为什么会有‘绿蔷薇’请柬。”乔舒亚的声音相当冷静。

  “您介意我直接拷问他吗?”艾贝尔面无表情地问道。

  乔舒亚摇了摇头,“放了他。”他用修长的手指梳理了一下黑发,没有再扎成柔软的马尾。

  “是。”艾贝尔点了点头,弯腰将地上的面具捡起来,单膝跪着递到他面前。“现在您要回去吗?”

  “我还有事,你们先回去。”乔舒亚推开了面具,从沙发上站了起来。

  “兰斯洛特大人问起来怎么说?”

  “就说我死了。”他大步流星地朝门口走去。

  “砰”的一声,门关上了。

  屋内几个部下再次面面相觑,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。

  他们回去恐怕又要被兰斯洛特大人责备了。

  但没人敢去阻拦乔舒亚,谁都看得出来,他还在气头上。

  ***

  六星级酒店的后门被“啪”地一下打开。

  一个身材修长的褐发男人从门里被推至人偏僻的巷子,他穿着深蓝色的西装,俊美的脸上挂了彩,手还被塑胶手铐绑在身后。

  推他出来的穿着黑西装的男人面无表情地剪断了他的束缚,然后转身关上了门。

  男人带着有些困惑的表情,用手背抹去红肿嘴角带着的血迹。一边审视着自己的西装一边朝巷口走去。

  袖子有好几处被子弹擦破的痕迹,肩膀的地方也有开线,为了混进这个宴会特地买的阿玛尼西装算是就这样报废了。

  他有些心疼。

  不过心疼之余,他也在思考十分钟之前发生的事情。

  知道混进这样的宴会有多危险,所以在他被黑手党的人发现的时候并不慌张。他尽力地和那十个穿着黑西装配着枪的人周旋,在他用完枪里最后一颗子弹之后半分钟,他被抓住了。

  一个男人还狠狠给了他一拳,像是要为被他开枪s_h_è 死的同伴报仇,但是他没有下杀手。可能是怕他们的老大另有安排。

本文地址//a/scsk/20200602-375.html,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上一篇:飞机空中跳伞——双人降低伞的结构 下一篇:没有了